雾入亓荼

【欧现24h】挣扎

欧现24h 18时 现充篇延伸 ooc归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1.

 

当听到欧神和小白一起外出时,现充没有办法形容他那时的心情。

 

 

就像有人往他的胸口上狠狠锤了一下,又像是千钧巨石压在心上,要将他肺部的全部氧气都逼迫出来。他没法呼吸,像溺水,像垂死之际,多希望有人能够拉他一把。

 

胸腔中好不容易沉睡下去的凶兽又在蠢蠢欲动,微睁开双眼,阴毒地往外窥探。

 

 

不行,他不要再回到以前的那种状态。

 

现充连忙深吸一口气,竭力平复下马上就要破胸而出的暴躁情绪,转身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

 

可总有人在你不耐烦的时候触你的霉头。

 

亘古不变的定律。

 

 

主席在旁边肆无忌惮地评论着【欧神被萌妹子勾搭一下就底线消失】这件事,语气十足的恶劣。伟哥一如既往地在旁边打圆场,试图缓解尴尬的气氛。

 

可没有用。

 

他忍受不了。

 

不行,我要忍耐。

 

 

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现充起身出门打水做清洁。

 

门一关上,主席立刻大惊小怪地将矛头转向现充。

 

“少爷病”、“穷讲究”、“心里不太健康”,等等等等。

 

主席以为的背后吐槽,其实打水回来的现充站在外面全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

但他装作没听见,推门而入。

 

 

这有什么关系?比这更恶劣的话,他听过太多了,早已麻木。

 

小学、初中,同学们表面的钦佩、崇拜,在背后全都变成了嫌弃、嘲讽,就连最喜欢他的老师在与旁人闲聊时,也会半捂着嘴巴说:“小高这个孩子啊,和别的小朋友不太一样,我跟你说啊……”

 

那时候的他也曾跟父母抱怨、哭诉过这些事,父母听罢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他们只是嫉妒你的优秀。想让他们闭嘴,你只能选择让自己变得更加完美。”

 

 

 

2.

 

现充到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,初一刚开学时,他因为性格孤僻,在陌生的人群里很难交到朋友,所以在课间时只能看书。

 

可能有点过于沉迷,他期中考试排名因此掉出全年级前五十名。准确来说,是第五十一名。这在全年级有将近一千个人,且又是刚上初中的情况下,已经算是很好了。现充这么想。

 

可就在出成绩的那一天下午放学,教室里还稀稀落落地剩下几个打扫卫生的同学,现充正垂头收拾书包,父母突然冲进教室,当着那些同学的面,搜出他抽屉里的所有课外书,将它们一本本撕碎,扔在他的面前。

 

“你看看你的成绩!你不是喜欢看吗?继续看啊!你看这书以后能有饭吃?你整天这样对得起我们吗?”

 

“第五十一名哪里不好了!我看书,是因为我没有朋友,没有爱好!”

 

“那你的意思是你过得不好了?你哪里过得不好了?你就是你太爱看你的那些书,所以才整天乱想!”

 

 

现充听罢,呆愣在原地。年纪仅仅十二岁的他,心中却生出了一股本不应该在他这个年纪出现的情绪,名为苍凉,亦可称大彻大悟。

 

耳边是同学的窃窃私语声,充满了震惊,和怜悯。

 

眼前是失望的父母,他们暴跳如雷,咄咄逼人。

 

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。

 

父母、老师看重的是他的成绩、他能带来的荣光,以及他能成为在同事前吹嘘的资本;同学看重的是他的作业和考试时的帮助;女生看重的是他的外貌和气质;男生看重的是他的收尾能力。

 

没有人看重他,仅仅只是因为,他是他自己。

 

 

 

3.

 

既然如此,我让你们每个人都得偿所愿。

 

 

 

4.

 

就从那天起,现充开始习惯用完美的面具来遮盖自己真实的情绪。

 

他变得礼貌温和,知书达理。在学校团结友爱、勤奋上进,在家里体贴孝顺,乖巧听话。

 

他是父母眼中的乖儿子,是老师眼中的优秀生,是同学眼中的强助攻,是女生心中的白月光,是男生心中的好兄弟。

 

关于他之前性格的嘲讽声逐渐消失殆尽,并被人们渐渐遗忘在时光里。除了他突然严重到近乎变态的洁癖偶尔会遭到诟病之外,大家对他都是一致好评。

 

这个缺点算什么呢?他们异口同声地说,瑕不掩瑜。

 

回忆到此为止,现充垂着眼放下水桶,开始拧抹布。

 

 

 

5.

 

在主席踢倒垃圾桶,还死不要脸地拒绝拖地后,现充突然觉得没有必要忍了。

 

他也不想忍。

 

于是他冷着脸,毫不退让,执意让主席拖地。本来就一直看他不爽的主席立刻理所当然地开启作死模式,骂他娘炮,说他有病早点治,甚至还要动手,但被伟哥拉住了。

 

现充懒得理他。和他打架,到头来还不是脏了自己的手。因为主席而花上半个小时给自己做消毒、做清洁,主席他还不配。

 

 

眼看伟哥阻拦的手即将落到自己身上,他下意识抬手将它挥到一边。看着伟哥有点受伤的表情,他感觉有点抱歉,但毫不后悔。

 

全世界都是脏的。

 

包括他自己。

 

 

 

6.

 

主席离开后,伟哥蹲下来捡垃圾,问他怎么了,问他不是之前好多了吗。

 

“我没有好过。”

 

我看起来好,是因为我遇到了想让我好的人。

 

 

 

7.

 

说到和欧神争吵,那是大一刚开学的事情。

 

现充对卫生吹毛求疵的态度,惹怒了宿舍除伟哥之外的其余两个人。

 

主席当然是选择直接正面肛,而欧神则怀着“忍一时海阔天空”,换言之“与我何干?”的积极思想,对着电脑戴着耳机,耳不闻,眼不见,心为静。

 

但再好的耐性在长时间的消磨后也会化为乌有。

 

 

终于,在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,现充正对欧神卫生状况进行例行挖苦。由于遇到了猪队友的烦躁心情影响了欧神的判断,他不再忍耐,狠狠地电脑键盘抽屉往里一推,强行打断现充:“你TM脑子里是不是全都是屎啊!你嫌地脏你自己不会去拖啊,在这里矫情给谁看?我真TM忍你忍够了!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洁癖的智障!真TM倒了八辈子血霉!拜托你有病去治好吗!”

 

现充怒极反笑:“身为一个大学生,却不懂尊重别人隐私,满嘴下流话,这是你父母教养问题,我不予评价。但作为一个住宿生,履行自己的清洁义务,并做到不影响舍友的正常生活,这不是最基本的要求吗?你这样我没法行动。”

 

“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好吗?你去问问哪个男生被舍友要求一天扫地三遍!还要用高锰酸钾拖地!我们宿舍地板都可以照人了好吗!还拖!”

 

“那只是表象,”现充指了指地板,“这里,这里,还有那里,都是你刚才吃面包时掉的残渣。你不应起到打扫义务吗?”

 

欧神无力地扶着额头:“你!你真的是……我去还不行吗?”

 

起身去拿拖把。

 

 

现充坐在椅子上,指挥着欧神的动作。

 

“那里,那里!那么大一个污点你居然没看见,你是瞎的吗?”

 

欧神额角青筋暴起,但他忍了下去。

 

默默执行完现充所有的指令后,他把拖把往阳台一放,颓废地坐到一边。

 

现充嫌弃地看着他拖完地没洗的手:“麻烦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

欧神神色莫测地看了他一眼,突然勾唇一笑:“我现在开始怀疑,你这种洁癖是不是打娘胎就深深扎根在你身上?一般人没你这么严重吧?”

 

“这和你无关。”

 

欧神维持微笑,继续说道:“洁癖的发生或加重往往与患者先前经历的突发事件、性格特点、家庭教育有关,例如家庭的搬迁、亲人的亡故、工作过分紧张或者处境不顺利,遭遇挫折,对自我要求比较严格等等,这些因素会导致患者的心理出现紧张、情绪发生波动,从而转变为对周围事物清洁度的过度关注,发生洁癖。

 

“照你这种情况,应该是和家庭环境有关吧。”

 

“这和你无关!”

 

欧神无视了现充的恼羞成怒:“看来真的是。你父母管你很严吧?影响这么严重,都让你没法像个正常人生活?真是可怜。”

 

 

一种隐私暴露在全世界面前的羞耻感控制了现充的思维。他猛地站起来,歇斯底里地说:“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?你知道我这十几年是怎样活过来的吗?”

 

欧神在听到他这句近乎逼问的话时,神情突然变得暴躁,他把桌子狠狠一拍,用一种更加歇斯底里的声音吼道:“我TM怎么就没有资格说你!!!我爸我妈都TM是光荣的人民教师!!!”

 

 

现充脸上怒气冲冲的神情顿时凝固,他惊讶地望着欧神。

 

我应该说些什么,来反驳他,但现充只是紧紧地抿住了嘴巴。

 

欧神继续吼道:“他们从小到大都要求我以他们的那一套标准来要求自己!他们逼我写奥数题!逼我画画!逼我做我一切我讨厌的事!我犯了错,他们从来都不质疑他们的教育方式,而是责骂我!说我给他们丢了脸!

 

“但就算这样!我还不是活的好好的!你以为严厉的家庭环境就可以成为你特立独行的理由了吗!”

 

现充半天没有反应,他怔怔地站着。眼睛看着欧神,却又像看着别处。

 

欧神看他这样,叹了口气,缓和了一下情绪,用一种稍微平稳的语气说道:“不就是父母管了严一点吗?你何必要因为他们的这些苛刻要求而影响自己的生活?”

 

欧神没有说话,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。

 

他佩服欧神在如此严厉的家庭环境下仍然有放飞自我的勇气。

 

但他不是他。

 

他做不到。

 

他誓必要一辈子困在这个阴影里。

 

 

 

8.

 

在那次争吵后,现充变得沉默。

 

他不再管别人的卫生状况。只要不影响到他的正常活动,他都会忍耐。

 

至于欧神,他也只会在偶然的眼神交汇时冷淡地点点头,权当问候,之后便转开目光,继续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

语言交谈基本为零。

 

 

虽然他们有相似的家庭环境,但他们是两类人。

 

一个已经挣脱了束缚,远走高飞,而一个却依旧被困在笼内,逃脱不开。

 

 

又是一个午夜梦回,他好不容易从梦中挣扎着醒过来。

 

但就算他醒来,梦里的窒息感依旧阴魂不散。

 

他深吸了一口气,下意识地动了动身子,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

现充厌恶地皱了皱眉头。

 

好脏。忍受不了。

 

于是他打算重新洗个澡。

 

现充翻下床,穿好拖鞋,抬头,却被吓了一跳。

 

深更半夜的居然有人还没睡!这是要修仙啊这是。

 

他定睛一看,才发现这位道长是欧神。此时正坐在椅子上默不作声地看着他。

 

 

 “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”他轻轻地说,“你几乎每天晚上都要醒这么一回。”

 

“那真是抱歉了吵醒了你。”他没好气地回了一句,想要绕过欧神去厕所,却被对方一闪身挡住了去路。

 

他不耐烦地抬头:“都给你道歉了,你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却被猛然看到的东西给愣住了。

 

眼前人的眼里是深深的担忧:“你病了,很严重。你以前的生活环境对你影响太大,你需要去看医生。”

 

 

他的眼睛真好看。像琥珀一样纯净透明。

 

现充当时晕乎乎的脑袋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。

 

 

 

9.

 

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 

就连最擅长改善气氛的伟哥也缓和不了此时尴尬的气氛。

 

毕竟欧神是他不可触犯的禁区,他对此敏感的要命。

 

 

今天一连串发生下来的事情,是他失控的结果。

 

就算是好脾气如伟哥,也看上去生气了,说话都不再那么委婉圆滑。

 

伟哥一席话说得虽然直白,毫不留情面,但推心置腹,做兄弟他足够义气。

 

但就算这样,在现充听来,那依旧是那么刺耳的话。

 

他垂下头,心里是克制不住的烦躁。

 

【欧阳是直男,钢铁直男。你趁早放弃吧,不要到最后连兄弟都没得做。】

 

 

那又如何呢?

 

伟哥终究不是现充,他怎么会明白欧神对他意味着什么?

 

他是清晨时分穿堂而过的风。

 

他是深夜里缓慢平和的呼吸。

 

他是茫茫人海中的惊鸿一瞥。

 

他是梦魇里突现的曙光。

 

他是现实里遥不可及的向往。

 

他是他黯淡生命里,唯一有光彩的人。

 

 

他如何能放弃?

 

他怎么能放弃?

 

 

 

10.

 

当欧神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宿舍门口时,一瞬间,现充所有的焦躁都被温柔抹平,胸腔被巨大的雀跃所填满。

 

作为朋友,他只能依靠礼貌关切的询问,间接明白欧神和小白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。

 

结果令现充松了一口气,但他又忍不住开始唾弃自己的犯贱,只好冷着脸让欧神远离自己,以达到保护自己秘密的目的。

 

但现充却忘记了,像欧神这样的直男,怎么可能明白他那些隐藏起来的心事?

 

 

为了接近他,欧神往自己身上喷消毒水,用湿纸巾擦自己裸露在外面的皮肤。

 

为了接近他。

 

 

现充沉默地听着自己激烈的心跳声。

 

砰砰砰砰。

 

天知道他多么害怕被欧神听见。

 

又多么希望他能够听见。

 

 

世人都在说:“ If I love you, what business is it of yours? ”

 

我爱你,与你无关。

 

可他们心底里还不是卑微地乞求着:“求你再多看我一眼,就一眼。”像张爱玲一样低进尘埃里,然后开出血红的花。

 

 

我病了。

 

你是我药。

 

我爱你。

 

我是你谁?

 

 

 

11.

 

现充决定和自己打个赌。赌欧神的运气。

 

“十抽出个SSR,我就告诉你个秘密。”他用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说出这句话,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。

 

要是你能出个SSR,我就告诉你,我喜欢你,想和你在一起。

 

结果下一秒,欧神惨遭人生滑铁卢。

 

 

看着他目瞪口呆的表情,现充内心翻涌着的感情一瞬间冷却下去。

 

他低头,自嘲地想:“这是惩罚。”

 

罚我对你抱有念想。

 

罚我居然还有奢望。

 

 

但欧神之后又成功地单抽出奇迹,现充:“……”

 

欧神将手机还给他,脸上是少见的严肃表情:“做选择的人是你自己,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。说什么抽不到就放弃……明明满脸不情愿,还用这种概率事件来做决定?”

 

随之又柔和下来,眼里泛起笑意:“你刚刚的话,我可以当做没听见。至于那件事,等你想说了你便说,我会等。”

 

现充指尖在屏幕上滑动,装作在研究最新抽到的SSR,躲避了欧神的视线。

 

 

不要再这样看着我。

 

何必要来关心我。

 

请你离开我的生命。

 

 

不,求你别离开。

 

我想让你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。

 

我想你眼中永远只有我一人。

 

求你不要放弃我。

 

求你别离开。

 

12.

 

看着眼前温和着眉目与他说笑的欧神,现充不由想。

 

要是刚才欧神不是隔着离他不远、却也不近的距离问他怎样,而是不顾他的挣扎抵抗走过来抱住他。

 

他可能会忍不住把这么多年来的痛苦、难过说给他听。

 

他可能会哭出来。

 

 

但他没有过来。

 

Fin.


评论(5)

热度(59)